ku娱乐网页登录-专家解读 农业险为何帮不了河南受灾玉米?

  专家解读 农业险为何帮不了河南受灾玉米?

  7月中下旬,河南多地遭遇持续强降雨,上千万亩农田受灾,500多万亩绝收。截至8月10日,因暴雨灾害农险报案1.15万件,估损金额4.92亿元,已决赔付8618件,向7.79万农户支付赔款3.13亿元。遗憾的是,记者在走访绝收区时,发现其中受灾最严重的粮食作物玉米,却并未在当地农业保险投保范围。

  农业保险为何偏偏绕开了河南玉米?我国的农业险有哪些进展与短板?带着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农科院信息所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张峭、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发展研究所产业经济研究室主任钟钰。

  政策性保险 占全部农业险99%

  新京报:农业保险在国内的覆盖面广吗?这个市场大不大?

  钟钰:2007年我国开始实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并不断推动农业保险“扩面、提标、增品”。自中央财政实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以来,补贴品种逐步扩大,已由2007年的5个品种扩大至16个大宗农产品及60余个地方优势特色农产品。我国保费补贴规模,从2007年到2020年,十几年时间增长超过27倍。7月6日,财政部、农业农村部、银保监会又联合发布通知,将试点近3年的水稻、玉米、小麦三大粮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险和收入保险正式扩大试点范围。

  张峭:农业保险分为政策性险和商业险,我国自2007年起开始实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政策性保险。目前,在农业保险方面,政策性农业保险占比99%,而农业商业险仅占1%。虽然我国农业保险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快,2020年我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达815亿元,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农业保险保费收入第一大国。其中,各级财政共承担保费补贴603亿元,为农民提供农业风险保障4.13万亿元,中央财政补贴资金使用效果放大145倍。

  玉米险补贴 取消后为何没恢复

  新京报:河南是农业大省,也是玉米种植大省,但为什么在这次灾情中,我们走访时发现,玉米没有在农业险保障范围内?

  张峭:我了解到,灾情发生后,当地政府部门已及时出台了一些措施。河南银保监局也指导保险公司开展了灾情摸排、抢险救灾,做好灾后生产补救等。但农业保险功能发挥有限,我们来算一算账,因灾减产10%以上叫受灾,因灾减产30%以上为成灾,因灾减产80%以上为绝收,再按照每亩作物产值800元进行测算,河南此次洪涝灾害造成的农作物经济损失达60亿元左右。尽管目前河南此次洪涝灾害农业保险的估损金额达到了4.92亿元,但与农作物经济损失相比,仍占比很小。其中一个原因是,2017年为响应中央调减“镰刀弯”地区玉米种植面积的政策,河南省取消了玉米保险的政府保费补贴,之后几年一直没有恢复,但玉米又是河南秋季作物的主要品种,近年来播种面积占比都在75%以上。

  这次洪涝灾害,玉米并不在当地农业保险保障范围之内。实际上,这两年河南玉米种植面积已经减少了,为了发挥农业保险的损失补偿能力,河南省还是需要尽快将玉米等大宗农产品纳入农业保险体系,提高其保险覆盖率。当然,不仅是河南,全国各地都应在农业保险“增品、扩面、提标”上增加力度。

  新京报:有没有可借鉴的农业保险成功案例?

  钟钰:有的。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山东章丘,在农业保险落地过程中,形成了“农户+保险公司+政府监管+市场管理”这样一种相对成熟模式。

  农户需要理赔时,由当地农业农村部门下面的农技站出面对农户的损失进行评估认定,供保险公司参考。政府专业人员出面,无论是农户还是保险公司对于结果当然都是认可的。除了介入监管之外,市场化运营,优胜劣汰的模式,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也是一种约束,有效地保障了投保人农民的利益。

  绘风险地图 推广差异化定价

  新京报:我国农业保险目前还存在哪些问题?

  钟钰:之前到各地调研,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目前农业保险的赔付标准比较低,赔付程序比较复杂。很多农户反映称,当真正需要启动保险理赔程序的时候,农户其实是处于弱势的。在理赔过程中还出现过一个现象,就是在实际赔偿时,存在一种“讨价还价”的现象,想得到更多赔偿就得耐心等待,想要当时拿钱就面临大打折扣。更多的保险公司推行的还是直接物化成本保险,对于农户来说,只能拿回种子、农药、化肥的钱。

  张峭:目前还存在分段赔付、协议赔付的现象,甚至做成了补贴,每年或多或少都给农户一些费用,真正遇到大灾年份却赔付不够,违背了农业保险的原则,影响了农业保险的效果。我们此前做过一个1万多农户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农户发生损失后,实际保险赔付仅占损失30%至40%,农民获得感不强。

  由于费率定价不科学、缺乏规范透明的赔付标准等原因,导致了协议赔付和平均赔付现象的出现,使得我国农业保险赔付整体呈现出“高受益率、低赔偿额”的特征。

  新京报:政府层面如何让农业保险更好地发挥保障作用?

  张峭:目前发达国家政府对农业保险有保费补贴、经营管理费补贴、再保险补贴、培训教育补贴和产品开发补贴等五种形式,而我国政府只采用了保费补贴单一方式,今后应增大农业保险补贴的政策空间,提供更具弹性的保费补贴方式。

  此外,我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并未突出乡村振兴和绿色兴农战略的政策导向,应积极对标农业绿色发展、“碳中和碳达峰”、农业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战略需求,提升农业保险发展理念。

  政府公共服务方面,目前为止,我国由政府组织的全面系统性农业生产风险评估及费率区划工作还未真正开展,不能提供权威性农业生产风险地图,没实现基于地区风险的差异化定价机制,农业保险相关数据信息分散在不同部门,既缺乏共享平台,也缺乏共享机制,需要尽快组织推进,夯实农业保险发展基础。

  新京报记者 曹晶瑞

【编辑:于晓】